到現在還分不清楚之前看到(或是夢境)的那些是事實,那些是夢境了。

DSCF0078.JPG

當手術室的麻醉師將身體固定好後,鼻口處套上氧氣罩,要求大口深呼吸。用力呼吸了幾次之後,手術檯上的刺眼黃光漸漸變得模糊,慢慢的好像掉進重力無窮大的黑洞一樣,神志一併被強力的吸到一個完全無光無聲的空間,不斷的往身後掉落掉落掉落
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
這天是父親出殯的日子,身為長子主導了這次整個喪禮的進行,葬儀社一度建議移到較寬敞的靈堂。沒有和媽媽、弟弟有太多的討論婉拒了,告別式中家祭是親屬與父親一一道別之外,公祭場面是做給活著的人看的,我們家不需要特別的場面來炫耀自己的面子有多大。
 
家祭裡也不全然是溫馨的畫面。有人一到會場就開始東家長西家短;有人只急著要把自己作的生意完成;有人說我們萬丹的喪禮儀式應該要這樣那樣,這些對父親一點都不重要。家屬一字一句都有聽到,但是半句都沒有放進大腦。與父親真的有交情的,回禮時特別告訴自己要超過九十度;至於那些人情淡薄的就隨意了。就在不斷的回禮中偶一抬頭,坐在會場後段的母親仍頻頻拭淚,二姑從小就與父親感情較好,她也不斷的安慰著母親,但似乎用處不大……
 
公祭中屏東與萬丹的政治人物來得意料之外的多。幾位已經也淡出政壇的老朋友即使是身體不便也來送父親一程,萬丹的長輩與鄰居也特地來送別。其他要選票的人物雖然也面帶哀戚的請我們節哀,這些都不重要了。就像當年父親真的出來競選時,原來稱兄道弟的政治人物紛紛走避,只剩下一些深交朋友、家人和像是對手陣營來的臥底在競選總部出現。這些人就算了吧!另外我與弟弟的一些深交的朋友有特地前來致意,這應該是公祭中寥寥無幾的溫馨回憶。
 
祭禮完成後,較親近的親屬一同送著靈柩前往火葬場。真的把棺木送到火葬口時法師要我們叫爸爸趕快離開一下,身體就要火化了靈魂可不要燒傷了。頭一往地上一扣,時間似乎跳回到了父親封棺前……。原來因病痛有點扭曲的嘴巴已經回到原位,身體也不再不自主的彎曲與顫動,臉上雖然沒笑容但仍帶安詳,長期臥床讓肌肉退化消瘦,這時一切都不再重要。在法師的頌經聲中我們不斷回覆著:「有喔」!棺木蓋上並封釘時真的再也看不見他了,那個和一家人一起生活四十幾年的爸爸……
 
畫面突然跳到國小一年級,父親受雇到學校整理樹木,下課時福利社前永遠擠得一蹋糊塗。第二節下課前父親手早就先買好冰棒站在教室後面靜靜的等著,笑瞇瞇的等著我下課。再來突然場景轉到繁榮都市大街上,父親側背一個背包和我走在街上。他轉過頭來要我幫他看看臉上有沒有髒髒的,仔細的看了一下和發病前差不多,跟他說聲:「沒有什麼不乾淨的地方了」!他回頭跟我揮了揮手,告訴我
:「要先走了,我回了聲:「好,那我回去了」。
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
正在懷疑這是不是頭七回來跟我道別時……突然間有股極強的力道把我從黑洞裡吸了回來,就像是黑暗裡搭上高速電梯往上拉一樣。突然間我呼吸不到空氣,雙手用力的掙扎著,拼上全力講了一句:「不能呼吸」,只聽到:「用嘴巴呼吸,用嘴巴呼吸」。開始試著用嘴巴用力吸呼了幾口氣,果然頭昏腦漲的狀況好了一點。突然左手脅下一陣刺痛傳過來,應該是之前舊傷在掙扎時復發了,這下真的醒過來了,原來人在恢復室裡。躺了一下之後有傳送人員幫忙把人推回病房,就在不斷作嘔與嚴重頭昏中過了一夜。到現在還分不清楚之前看到(或是夢到)的那些是事實,那些是夢境了。

 

 

文章標籤
創作者介紹
創作者 凱子文的世界 的頭像
凱子文的世界

凱子文的世界

凱子文的世界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(0) 人氣()